心尖的法老

《心尖的法老》司南西左塞

分类:都市小说

作者:佚名

主角:司南西左塞

《心尖的法老》大结局,下拉式,漫画,3D,动漫,电影,电视剧

更新:2024-07-12 08:54

佚名的小说目录

全文阅读>>>

《心尖的法老》精彩点评:

    左塞轻轻的给菲蒂拉擦着药,后背上那触目惊心的血痕不是几层绷带就能掩盖的。每碰一下都会痛得撕心裂肺,哪怕左塞轻柔的像是在呵护一件珍宝,也还是让南西从昏厥中痛醒过来。......

    《心尖的法老》精彩片段赏析免费阅读: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塔纳巴满脸疑问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带公主见识一下。”说完不由分说的就让人暂缓前进,那猝然眯细的眼睛,没有谁看到流露出怎样的光。

    塔纳巴是幸福的,这几天对她来说简直就像是做梦,左塞的温柔体贴自不必说,最重要的是她看到了左塞对自己的重视。然而,菲蒂拉的存在却始终如鲠在喉,即使杀不了她,看她痛苦也是快乐的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的队伍逐渐靠近神殿下游的尼罗河畔,湛蓝的水近在咫尺时而车队却停住了,阳光下满眼灿灿的色泽刺得人眼睛痛。他们步上一个高台,左塞回过头体贴的伸出手,嘴角含笑,“公主,我们到了,可千万不要吃惊才好。”

    塔纳巴被左塞的微笑打动了,伸出腬胰目光柔亮。

    只是,当她低下头的时候确是差点掉进里面。

    哪里还有什么湛蓝的河水?这里一片浑浊,纵然有略微清澈的地方也是模糊一片,偶尔有些奇怪的凸起伏在河边移动着,像是腐烂的木头。这是什么地方?竟然还有淡淡血的味道隐约飘散其中。

    一只鸟儿低低飞过,也许是累了吧,刚在水面盘旋打算稍作停留,突然一张巨大的嘴巴从水下窜了出来,参差不齐的牙齿如同粗糙的锥子,那鸟儿转瞬即逝的便被吞没了,甚至连鸣叫声都来不及发出,颤巍巍的水面上徒留下几枝白色的翎羽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塔纳巴惊呆了,全身颤抖的看向左塞,紧紧地靠在他的怀里,那明明是索贝克的脑袋。

    左塞一把强硬的拉住她急欲退缩的胳膊,紧紧地将她固定在胸前,却依旧是满脸笑意的开口:“公主怎么如此胆小?这样如何能成为我埃及的王后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有人声惊恐地叫喊着,塔纳巴一看,不远处四个看似腓尼基人的奴隶被带到池边,法老的卫兵们没有丝毫怜悯的将他们推了下去,整个池子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原本平静的水面此时竟然翻滚着涌出五只巨大的鳄鱼,它们翻滚着、撕扯着奴隶们的身体,哀嚎声凄惨的让人头皮发麻,不一会儿,水面逐渐平静了,只有那猩红的血水似乎还在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。鳄鱼们仰着脖子吞下肉块,似是还不满足,竟然缓慢的向他们游过来。

    塔纳巴颤抖的看着这些魔鬼一样的生物逐渐靠近,最终瘫软在地上,脑海里反复重播着那刚才的一幕。猛然间游到近前的一条鳄鱼突然从下面窜了起来,她可以清楚的看到那黄白色的肚皮,以及巨大的锥齿间还保存着的刚才那几名奴隶的半个手掌,甚至在它的咽喉处还有一些未咽下的毛发。

    再也承受不住**的塔纳巴终究是晕了过去,这对她来说是无法承受的惊恐。左塞只不过冷冷的看了一眼,便挥手让人将她抬下去,自己则站在高台上看着浑浊的水面很久。

    为什么当初不让菲蒂拉知道这里,这就是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塔纳巴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自己床上了,而那血腥而残忍的一幕幕就像噩梦一样如影随形。一连几日下来,她显得有些憔悴。

    索贝克之矛?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索贝克的鳄鱼化身?左塞让她看这个是什么意思?难道真的会是胆量的问题?那几个腓尼基人犯得是什么罪,怎么会受到如此残酷的惩罚?疑问和恐惧每每降临在黑夜,孤枕难眠中她还要承受着噩梦的反复折磨。但是一想到那个即将回到王宫的人,便不由得溢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第十一章迦南的秘密

    公元前2647年迦南·乌加里特城

全文阅读>>>

佚名的作品
好书推荐